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费曼信札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6-22 09:29)


  理查德·费曼,196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1942年6月,刚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理论物理学博士学位的费曼准备与恋人艾琳结婚。但艾琳身患结核病,这在当时是十分棘手的疾病。费曼的父母担心这桩婚姻会对儿子的人生和事业造成不好的影响,皆极力反对。下面两封信便是费曼对父母的回应。
  致父亲梅尔维尔,1942年6月5日
  亲爱的老爸:
  如你所建议,我跑去请教史迈斯教授,看看结婚对我的学术生涯会有什么影响。他表示所能想到的,只是可能有人会因为我结了婚而不想聘用我。因为他们可能认为我有了负担,就无法全心全意投入工作。不过他也表示,在他看来这完全没有关系。因为他尊重每个人的隐私,会尽可能地做到公私分明,不因私生活影响公事。
  我向他特别指出,艾琳罹患的是结核病,因此我接触的对象,是个活动性结核病患者。我问他会不会觉得我这种情形不适合教书,因为这或许会影响到学生。他说,他倒是没有往这方面想,但他对结核病所知有限,他会去问问校医,也就是约克医师。
  后来他告诉我,他去请教了约克医师。对方告诉他,只要艾琳待在疗养院里,就没有什么问题,我和我的学生都没有被传染的危险。他说约克医师很想和我谈谈。因此,我今天就去见了约克医师。
  医师告诉我,他听说我有些困扰,因此想告诉我几件事情。他告诉我对结核病患者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放松心情,不能太忧虑。他说这是所谓的情绪治疗法。我告诉他,这个我知道,而这也是我打算结婚的原因之一。如果我娶了艾琳,和现在比起来,她的忧愁会少得多。
  接着他问我,是否知道结核病患者不能怀孕;如果她怀孕,将对病情非常不利。我说我知道,这件事不会发生,不必担心。
  随后,他说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必须告诉我。他说,事实上,结核病患者不一定都治得好。他要了解我是否考虑过最坏的情况,是否担得起责任。
  接下来,我们讨论了很多细节,包括如何照顾艾琳,她可能剩下多少时间之类的问题。他问我,双方家长的意见如何。我告诉他,艾琳的父母倒是没有反对,但是我爸妈很担心我被传染,并且有可能把结核病菌带出来,传染给别人。因为这个和一些其他的理由,他们不赞成我和艾琳结婚。
  约克医师说,我应该知道,结核病虽然是一种传染病,但不是那种很容易扩散开来的传染病。他告诉我,在疗养院里探访艾琳很安全,在那里感染结核病的概率比走在大街上感染结核病的概率还低。因为在疗养院里,他们会很小心地处理患者的唾液,而患者的废弃物都会被焚化处理。因此,我觉得你们不必替我担心。这桩婚姻,不会让我和我的朋友处在很大的危险当中。
  爱你。
  理查德·费曼
  致母亲卢西莉,1942年6月
  亲爱的老妈:
  我应该早点儿给你回信的。但近几天来,我都在处理几个物理问题。现在,我刚好给卡住了,没有办法进行下去,正好可以给你写信。
  我把你寄来的信也附在里面,这样一来,你就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事,而我回复的是哪一点了。
  关于来信提到的第一点和第二点,我已经依照老爸的建议,请教了史迈斯教授,另外也见了校医约克医师。医师告诉我,结核病虽然有传染性,但并不会轻易传染给别人,我肯定不会危害到我的学生。史迈斯教授表示,以他个人的观点,即使我太太生病,对我的职业生涯也不会造成影响。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第三点是医疗费用的问题。假如没有人付得起医疗费用,以后谁还有资格生病?要多少钱才足够?要估计这笔费用,有些地方是假设性的,我也假定我会赚到足够支付医疗费用的钱。你认为要多少钱才算足够?
  第四点,我不再满足于所谓的订婚状态了。我要结婚,像个男子汉一样承担责任。
  第五点,这件事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困难。近来我忽然发现自己在中午外出吃饭的时候,或等人回特伦顿大楼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哼起歌来,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正在心情愉快地筹办婚礼。我认为,这是因为我现在安排的事,会使我和艾琳生活在一起,所以才格外开心。艾琳生病前,我们就经常谈起,以后要一起找结婚后的新居,共同筹办婚礼。我当时就对这些事充满了期待。

1942年6月29日,費曼和艾琳结婚

  第六点,这里所提的开销金额,只是一种猜测。但我愿意赌一赌。我认为我会赚到足够的钱。如果办不到,我知道自己将会很惨,但我认了。
  …………
  为什么我要结婚?
  这一决定和所谓“高贵的情操”无关。我也不觉得它是这个时候唯一正确、诚实和体面的选项。我也不只是为了实现5年前对艾琳的誓言,而不愿意反悔。这5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喜欢且甘之如饴的话,我早就逃之夭夭了。我不会蠢到被一个过去的誓言绑住,并把未来所有的生活都赔进去。
  我要结婚,这是现在的决定,而不是5年前的决定。
  我要和艾琳结婚,因为我爱她,也就是说,我要照顾她。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顾虑的事情是,为了照顾自己心爱的姑娘,责任到底有多重,有什么不确定因素。
  当然,我对这个世界还有别的期望与目标,并不是只有艾琳一个人。我要贡献全部心力,为物理学付出。这件事在我心中的分量,有时甚至超过我对艾琳的爱。
  很幸运的是,在我看来,这两件事并没有什么冲突,我应该可以同时做得很好。和艾琳结婚对我以后的工作,应该没有影响。如果有,也一定是由于有快乐的婚姻,以及妻子持续的鼓励与包容,我获得了更大的学术成就。我觉得既可以继续从事喜欢的工作,又能享受照顾爱侣的喜悦,我一定心满意足。因此我准备尽快完婚。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07.html

东方彩票计划群 金彩票计划群 诚信网投开户 五福彩票计划群 宝马彩票计划群 北京快乐8 v8彩票计划群 彩33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 赖子棋牌